中纪委:一些基层干部把低保当“唐僧肉”频伸黑手

  “今年6月至11月,全国共退出不再符合条件低保对象157.8万户、333.9万人,新纳入低保181万户、352.9万人……”日前,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民政部纪检监察组组长龚堂华,在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专访时,披露了一组农村低保专项治理数据,展示了整治取得的阶段性积极成效。

  农村低保资金是困难群众的“救命钱”。一段时期以来,一些基层党员干部却把低保当成“唐僧肉”,频频伸出“黑手”,挖空心思分一杯羹,是典型的漠视侵害群众利益问题,人民群众对此深恶痛绝。

  有的把低保作为送人情、拉关系的工具,利用职务便利优亲厚友,违规侵占低保金。比如,贵州省沿河县团结街道复兴村原村委会主任田永先,利用职务便利将不符合条件的妻子、母亲、兄弟、侄子等亲属评为保障对象,违规领取低保金共计7.6万余元。

  有的在经办低保中吃拿卡要、克扣盘剥、雁过拔毛,“鸡脚杆上硬刮油”。比如,吉林省乾安县大布苏工业园区原民政助理员刘凤军,在为群众办理低保中不仅索要“人情费”,还经常以“取消低保资格”要挟低保户“主动”给他“进贡”,先后59次索取、收受低保户钱款10.34万元。

  有的利用信息不对称,截留冒领、违规占用群众低保金。比如,江西省赣州市赣县区沙地镇马口村党支部书记廖忠信,在帮助困难群众廖某办理低保后,欺骗廖某说指标少、没批准,长期冒领廖某低保金累计2.4万多元。

  有的钻政策“空子”,弄虚作假、“大变活人”,骗取低保金。比如,安徽省怀远县淝河乡河嘴村委会原委员、报账员唐奎俊,虚构5名根本不存在的“村民”姓名,为其中4人申报低保、1人申报五保,骗取低保金并据为己有。

  有的把名额指标当成“香饽饽”,作为辛苦费、福利费截留私分,集体贪占。比如,浙江省台州市路桥区金清镇下盟村在失土农民生活保障名额分配中,村“两委”班子集体将部分名额“折”成征地拆迁工作辛苦费,绕过村民代表大会,取消参保名单公示环节,私下分摊给班子成员亲友。

  这些突出问题侵害困难群众切身利益,违背党的初心使命,损害党群干群关系,啃噬群众幸福感、获得感和安全感。一方面,这折射出一些基层党员干部宗旨意识不强,纪法观念淡薄,私心作祟、利欲熏心,频频向低保金伸出“黑手”;另一方面,也反映出有的地方重发放轻监管,制度不健全或者执行不力,成为“挂在墙上”“写在纸上”的“稻草人”,给一些基层党员干部进行暗箱操作留下了“弹性空间”。

  “不忘初心、牢记使命”主题教育开展以来,各级民政部门主体责任和纪检监察机构监督责任同向发力、同频共振,坚持零容忍,严查违规违纪行为,坚决向农村低保领域腐败和作风问题亮剑。仅2019年6月至11月,各级民政部门共收集线索16485条,其中查证属实并向同级纪检监察机关移交1513条,涉及干部549人;驻民政部门纪检监察机构共发现或收到移交问题线索681条,其中立案调查516件、问责604人,不断释放动困难群众“奶酪”必受严惩的强烈信号。

  同时,各级民政部门和纪检监察机构不断巩固深化专项整治成果,把“当下改”与“长久立”相结合,边整治、边堵塞制度漏洞,深化标本兼治,形成长效机制,确保低保资金一分一厘发放到困难群众手中,坚决维护群众切身利益。驻民政部纪检监察组督促民政部加强顶层设计、优化政策供给,出台规范完善农村低保救助政策等文件,下力气解决“表现在基层、根子在上面”问题,跑好“最先一公里”。甘肃省针对惠民惠农财政补贴资金“一卡通”存在的问题,修订出台财政扶贫资金国库集中支付管理制度,让392亿惠民补贴直达群众。贵州省建立民生监督员制度,配备3.2万余名村级民生监督员,共发现农村“微腐败”问题2.9万余个。浙江杭州聚焦村级小微权力、小型工程、小额资金等重点领域,建立健全村级“三小”监督体系,深入推进清廉乡村建设。

 

原创文章,作者:admin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nnzhenqing.cn/jrrb/181.shtml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联系我们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邮箱:7217584@qq.com

电报交流群:https://t.me/bobajiaoliu(@bobajiaoliu)

工作时间:全年无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