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客岛:群众高喊“假的假的”,这就对了

  昨天(5日)下午有个视频很火,相信不少岛友也看到了。在武汉某小区,有居民从楼上向正在考察的中央指导组喊:“假的,假的!”

  视频立马引发网友热议。现场反映的情况是,社区物业假装让志愿者送菜给业主,事后证明也基本属实。今天,小区物业表示,“已采取措施加强工作力度,努力保障居民的日常生活需求”。

  该小区到底是什么情况?身在武汉的岛叔辗转采访到了小区的两位普通居民,他们也对此表达了自己的看法。

侠客岛:群众高喊“假的假的”,这就对了

  一

  方先生一家3口搬进开元公馆已经2年多,事发时他不在现场,他在微信朋友圈中得知了这一情况。他说,“喊话的人是少数”。

  谈到居民生活物资保障问题,他说,目前小区是统一团购,除居委会、物业组织的团购外,居民也自发组成了不少团购群,不同需求的居民可以加入不同的团购群,达到一定数量后,供货方会配送。

  在他看来,目前居民生活物资保障方面挺顺畅,价格涨了些,但能接受。他同时提到,去年小区物业想涨停车费,从现在的每个月300元涨到五六百,引发业主不满,此事一直僵持至今。

  我们采访到的另一位小区居民郑先生,在开元公馆居住已有三四年,事发时就在现场,刚好拿着手机拍摄,听到了楼上的喊声。

  郑先生说,当时自己倒没喊,现场喊话的人也没网上说的那么多。“主要是对物业有意见”,他说,但其实车位带来的矛盾时间很长了,这次大家发泄情绪,“主要原因还是疫情发生以来,物业工作很不到位”。

  “比如说,疫情开始后,物业的楼宇消毒、进出的体温检查,包括小区内确诊人数的公布等问题,都没做到位,走过场。”

  郑先生反映,“物业几个看门的根本不管,进进出出查体温,完全就是摆设,就给你量一下,也不看结果。楼宇消毒也是,最多把单元门大厅、扶手、电梯喷一下。”

  后来,居民打了市长热线,小区情况稍有改善,但居民还是不满意。尤其是该小区有了20多起确诊病例后,小区也没有及时通报相关信息,让居民产生了不小的恐慌。

  对此,业委会曾和物业有过交涉,希望严格管理,无果。郑先生反映,经过昨天这事,物业的楼宇消毒工作一下紧张了起来,严格多了。

  至于生活物资供应,郑先生表示没有参与物业组织的团购群,社区居委会和业委会组织的团购,已经基本能够满足目前生活需求。“我对社区和志愿者没有意见,这些社区工作者的工作还是蛮认真的。”郑先生说。

  事发后还有个小插曲:小区物业当晚就贴出告示,表示车位不涨价。

  二

  从武汉嫂子“汉骂”,到昨天的开元公馆居民“喊话”,我们可以看到,武汉的社区实施24小时封闭后,居民有更加强烈直接的权益诉求。某种程度上,因为互联网的高关注度,这种诉求的声音很容易被放大,成为当天的舆论爆点。

  这其中,形式主义尤其令人深恶痛绝。

  中央指导组来视察,社区物业假装让志愿者送菜给业主,这种“作秀”当场被居民揭穿——这说明,居民在平常没见过这种“善心”,临时抱佛脚的装点门面当然不会被买账。他们希望领导考察能看到实情,解决实际问题,而不是对着花瓶、样板点个赞。

  这种诉求,当晚已经得到中央指导组的积极反馈:“不回避矛盾,杜绝形式主义、官僚主义,坚持务实作风,实事求是、切实解决问题,提升群众满意度。”

  防疫是战时状态。既然是战时,信息的高效率、低损耗沟通是基础。中央指导组下基层查访,就是要看到实情,看到不足,以便更及时解决问题。一些考察点搞形式主义,本质上就是在干扰防疫大局。

  所以说,群众不喊声“假的”,各级干部怎能听到更多“真的”?居民这一嗓子,既是对形式主义的鞭笞,也是对实事求是的呼唤。

  中央指导组成员、国务院副秘书长丁向阳今天举行的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说,针对群众反映的一些服务管理的形式主义和工作不到位的问题,中央指导组组长孙春兰副总理已作出指示,要求中央指导组督查组深入调查,地方政府也要深入调查。

  孙春兰于3月5日下午召开了有武汉市委市政府领导参加的专题会议,要求立即整改,实事求是,决不掩饰工作中存在的矛盾和问题,切实解决好老百姓关心关切的生活中的实际问题。

侠客岛:群众高喊“假的假的”,这就对了

  三

  另外,岛叔在武汉一些小区的随机采访中,发现不同居民对事件的看法不同,其对物业行为的耐受度也不同。这正是基层工作复杂的地方,可谓众口难调。

  比如,最近矛盾集中点较多的生活物资配送问题。因为小区封闭,居民需求汇总对接和物资配送任务,压到了居委会、物业,甚至业委会和居民个人头上,凸显出很多矛盾。

  在当下的特殊时期,能力强的小区能调动更多资源,找到多种渠道给居民供货,像住在开元公馆的方先生和郑先生,其实并不太担心生活物资保障问题;但能力不足的小区,大多只能依靠居委会和超市对接,提供基础的套餐服务,或者政府的爱心蔬菜。这种反差,在没有物业、老年人居多的老旧小区表现得尤为明显。

  最近,岛叔曾去探访过一个武汉的老旧小区。小区的低收入居民普遍反映,超市肉菜价格太贵。前期,该社区给居民提供了50元一袋的超市大米,居民嫌贵;社区又多方联系到批发市场,才采购到了35元一袋的大米。15元的差价,对不少人来说可能不算什么,但对低收入居民来说,还是很在乎的。

  又比如楼宇的消杀问题。方先生觉得小区物业“做得挺好”,郑先生觉得“不到位”,喊话的居民就更不满意了。实事求是地说,在疫情爆发初期,武汉防疫物资普遍匮乏,普遍需要靠业主、物业自行购买消杀物资,不少小区物业都存在消杀不彻底的情况。岛叔去探访过一个老旧小区,当地居民同样对居委会消毒不进楼道很不满。

  还有前期确诊患者信息不公开的问题。其实,武汉很多小区都存在过这类现象,背后既有防疫初期政策不允许的原因,也涉及到考虑患者隐私。但客观上,这种遮掩加剧了居民的恐慌和不满。

  在具体执行中,不排除物业或居委会责任心不足甚至不作为的问题。但更深层次的问题是,物业、居委会平常和居民互动交集少,信任感、情感联系建立不够,一到“战时”,平常打马虎眼过去的矛盾,就会成为引爆情绪的导火索。

  比如,居委会、业委会、物业,其实代表了政府、社会自治和市场力量,国家也有《物业管理条例》《社区自治组织法》。但在实际运行过程中,物业和业委会的矛盾更为突出。居委会如果能力强,可以居中调停,把很多矛盾解决在萌芽状态;但这需要居委会工作人员经常深入各小区,了解居民所需,而不是因为有物业服务居民就放手不管。

  目前看,不少基层居委会的行政化程度过高,很多精力都在应付来自上级的报表、检查等工作,深入群众不足。尤其是在城市小区,大家一关门都是陌生人,情感联系就更弱,怎样培养“原子化”的城市居民对小区、社区的共同体意识,是社区治理的大难题。

  可以说,这次防疫动员就暴露出“社区在做,群众在看”的问题。这提醒我们,如果不把群众工作做在平时,“战时”再动员群众就会很吃力,“请求群众多理解”更会落空。

  文/独孤九段

  来源:侠客岛

点击进入专题:

聚焦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